体检入口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综合新闻

新闻中心

【我和我的战疫】革命的一块“砖头”
发布时间:2020-03-23来源:宣传科浏览次数:45

 

2020年1月21日,我离开家已经有10个月了。

离开时,二宝才四个月大,大宝刚刚进入三年级,老婆也已经回到医院。

在我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参加湖北省卫健委组织的县级医院骨干医师培训项目的学习时,我时不时想着他们,临近春节,本打算过年回家和家人团聚的时候,老天又送给我一个既特殊又难忘的2020年——徐鑫抗“疫”年。这一年我们医护人员成了若有战,召必回的抗“疫”战士。

 

 

也许大家都会说,若有战,召必回,那不是军人的事情吗?对于我们医护人员来说,是不是言过其实了,其实不然,因为我就是被召的一员。2020年1月21日当时在武汉学习还没有回家的我,突然在医院工作群看到这张紧急通知的图片,春节期间,医院全体干部职工取消休假、正常上班,外出进修人员立即回院上班。虽然医院没有明确说明取消休假的原因,看到这个通知后,我就知道一场抗疫的战场将会在我的家乡黄梅打开,因为2020年1月初的时候,第一战场就已经在武汉展开,战役的硝烟势必会蔓延开来,只是没有想到会蔓延这么快而已。就这样,我向中南医院的老师请假(毕竟我的进修学习时间没有结束),第二天1月22我就从武汉返程回了黄梅,庆幸的事,还好那天回来了,如果再迟一天,就回不来了(武汉1月23日封城),如果没有回来,估计这块砖,只能遗留在武汉了。

 

 

1月23日(腊月29),回家第二天,我到医院政工科马俊股长报到,我已经按照医院指示,回家待命。马股长通知我到科室向石主任报到,看科室安排。回科室后按石主任安排临时帮因病休假的张颖医生查房,完成查房后10点半左右,突然接到王福海股长电话,立即到行政楼5楼开会,稀里糊涂地去了5楼,简单说了几句话,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里,我的战场——康泰医院疗养院(黄梅县人民医院临时征用感染病区隔离点)。

 

 

说真的,接到王股长电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一定和最近闹的比较凶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事情有关,但是具体什么事情,我还不是很清楚,到了之后才知道。然来是要我和谭智娟护士长到康泰那边主事工作,当我听到这个决定,说实话,我有点纠结,纠结的原因之一是我家二宝病了,又是吐,又是烧,老婆也在上班,我去了康泰,伢将怎么办。纠结原因二,如果单纯是叫我去病区参加值班,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问题是让我去主事康泰园区的所有事宜,而且这个病毒性肺炎的事情,已经不是单纯的治疗问题,已经涉及到政治事件,我能够把事情做好吗?纠结几分钟后,想到疫情就是命令,有令必行,开弓没有回头箭。简单地和老婆沟通,希望得到老婆的谅解,带着复杂的心情,还是跟着局医政股许股长,医院胡院长,童总监当天上午11点多来到了康泰园疗养院。

 

 

刚来康泰医院的时候,正值寒冬腊月,这里的桃树还是这样的枯藤状态。和医政股许局长,医院胡院长,童总监来到康泰医院后,和他们的胡总进行简单交接后,计划下午1点就要对临时组成的团队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培训,要求康泰医院完成搬迁事情,夜间就要陆续转病人进来。就这样中午匆匆吃了点干粮,简单准备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第三版指南,做了简单的培训,谭智娟护士长临时在医院整理医用物资,运送到康泰医院。之后就由我们这些医护人员临时组成的团队,把病区的床位整理好,夜间8点开始接诊病人,就这样,到夜间12点半接诊了21名患者。从上午11点一直忙到夜间12点半,初步安顿好21名患者后,我们突然发现夜间自己都不知道睡哪里,谭智娟护士长5个女同志挤在2张单人床上将就了一晚上。我半夜1点自己跑到街上随便找个了旅馆住了一晚上,说实话,当时事情很突然,我也不知道以后住宿问题,还索性和旅馆老板沟通,直接包一个月,不过后来形势在变动,所有店铺都强令关门,包一个月的旅馆,就再也没去过。

 

 

康泰临时隔离点就这样拉开了序幕,第二天就开始了正式的运行节奏。由于康泰隔离点团队是临时由人民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康泰医院工作人员组成,作为第一批医护人员,工作中遇到的困难,我想不说大家也能想象的出来。首先由于各个医院系统都不一样,甚至有些人可能从来都没有填写过传染病报告卡,并且涉及到人员梯队轮换是一周一换,这样即使培训系统操作,也许刚刚学会,马上就要被轮换,这样就会无止境的在电子系统病历上浪费精力和时间,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请示领导后,自制了一份简单登记表及表格查房记录。同时在晚上休息之余给大家做了简单二次培训,填写传染病报告卡的注意事情,登记表字迹工整,不能空项等一些细节。其次由于事情突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于新的病种,对于感染科,呼吸科相关专业医生来说都是新接触,何况对于一些各单位抽调非本专业的医务人员,作为临时负责这边医疗安全的我,压力可想而知。病区的事情,协调的事情都是找我,最让人无奈的事情,白天本来就是长达12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好不容易想夜间休息一下,但是半夜仍然都有一些电话,领导询问病人的信息,病区值班医生请示患者有异常情况的电话,刚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天电话都有100多个。最后由于都是隔离患者,又没有家属探视,很多患者都有思想包袱,甚至有个别患者还和家人打电话说,都没一个人来看他,是不是把他们关在这里让他们等死,这样,作为医务人员,我们不光要给他们疾病的治疗,还要心疏导,让他们认识到隔离的目的,刚开始大家对疾病及当前的疫情还不够深入,少数人极度不配合,但随着每天查房的沟通,以及电视,网络的报道,大家好像都接受了这个现实,越来越配合工作。这是比较欣慰的,而且有的患者及家属为了感谢我们对他们的照顾,还以特殊方式感谢我们,但是作为医务人员,我们拒绝,因为救死扶伤是每个医务人员的职责。

 

 

每天进入病区查房,向患者沟通,开具医嘱,由于康泰医院病历系统不能完全信息化,还要将所有新入患者信息在电脑录入作为第一手资料。因为有一手信息资料后,到后期不管是流调,采样,核酸结果录入核对,出院后上报等等一系列事情,都要第一手信息资料。

工作每天都这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1月31号接到领导通知,晚上转出25个患者到乡镇隔离点观察,这样等着各乡镇医院车来接病人,等这些25个患者交接转出后,已经是晚上1点多。隔日2月2日晚上又接到通知,晚上需要从乡镇医院转进确诊新冠患者18名。每天用有做不完的事情,每天上班时间基本在14-16小时。本就已经是超负荷工作,有时候还要接到卫健局电话,有些患者投诉病区条件差,在住院期间没有用注射药物,甚至还有投诉没有注射抗生素这些琐事,真是让人心力憔悴。病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除纪鑫医生外,轮转的医护人员也是换了一批,有的甚至已经换了二批。我在坚守22天的时候,终于等到医院说派洪润良主任来替接我。等到洪主任来后,和他做了一些简单交接,2月14日,我迎来春暖花开,到万和酒店酒店隔离休息,当我出康泰门的时候,居然发现桃花居然开花了。居然在这里经历了冬春交界。

 

 

其实工作中再苦,再累,我觉得还是可以忍受。就是恋家了,不光孩子们想我,同样我们也想孩子。大宝和我视频的时候,哭着和我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你了,去年你去进修不在家,现在回来了,怎么还不回家。我只能说,你在家听外婆和奶奶的话,爸爸忙完了就回去,可是听到她的哭声,我心碎了。她还和我说,家里这些东西没有了,你有时间给我们买吗?妈妈也上班去了,没有人买。我还是趁洪主任来这边时候,抽空去站了一上午的队伍,买了一些日常生活物资,庆幸那天买了些物资之后,超市就全部关门。

 

 

在平时的工作中,我基本都是和石晓玲护士长交替进入病区,因为有时候外面很多电话,我们谁进病区,就把各自的电话给另一个人。所以由于没有带手机,再加之平时就没有拍照的习惯,所以没有拍些照片,这是一个遗憾。抗疫记第一阶段在这里告一段落,这块砖头暂时在万和酒店一周,因为2月21日,砖头被搬到了急诊科。春去春又回,2月27日砖头又回到了他的起点康泰疗养院。也许是让我有始有终,个人希望是善始善终。最后祝所有医护人员,平安归来。